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English

当前位置: 今游娱乐网 >> 最新文章

新一代演员的音乐剧情缘旺福

发布时间:2019-12-09 19:25:00

朱梓溶(sara扮演者)

“看到音乐剧有了起色,我很欣慰。”

在对李嘉珍的采访中,她提到,朱梓溶是她的大师姐,看到她,就更坚定了自己的选择。原来,“80后”的朱梓溶算是音乐剧界的“元老”,因为在她进入大学时,“音乐剧”专业还在摸索阶段。作为“过来人”的朱梓溶在诚恳讲述着行业现状时,眼神流露出无法抵挡的光芒,那是一种对音乐剧的热爱。2003年,高中毕业的她因看到刚刚引进的音乐剧《悲惨世界》、《巴黎圣母院》而对音乐剧产生好感,进而考入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剧专业学习,“上音2002年才开办了音乐剧专业,那时系里也在摸索规划教学。”她说,大学时期的实践不像现在可以进剧组,那时没有音乐剧的戏可演,于是,同学们开始做原创音乐剧进行公演。而毕业后也同样遭遇尴尬,没有音乐剧这样的机构可以收,于是,朱梓溶就去乐团做了歌手,唱歌、唱广告、唱影视剧、演音乐会。可在她心里,对音乐剧的热爱一直没有消减。

“这几年,看到中国的音乐剧开始有了起色,我很欣慰。”朱梓溶语重心长地说,相对最早都是引进国外的音乐剧来演,现在,北京、上海有很多公司做音乐剧、或者买版权来演,音乐剧演员也有了充足的上台机会。“有七八年,甚至十年的时间里,我发现中国的音乐剧存在着一个问题,就是一些想做音乐剧的人却并不清楚音乐剧到底是什么,所以做出来的东西其实并不能算是‘成果’,根本不是音乐剧的本质,这种戏演了几轮就石沉大海,钱也跟着打了水漂。在这种项目上投很多钱,我会觉得很浪费,但相反,懂戏有想法的人却得不到资金。”她摇了摇头说,如今,国内音乐剧市场有所改善,但与国外的水准仍有学习空间。而目前,又当歌手又当老师的朱梓溶,在百忙中仍然积极参与着音乐剧的表演。“就是因为太喜欢了,对我来说,倒贴也要来演。”她笑道,尽管音乐剧是一个比较清贫的工作,但是她每年至少会拿出四个月的时间,至少演两部戏。“因为音乐剧是这样,只要这一两年你没有练功,没有去演,你就别想演了。首先,大家都在不断提高,你只要懈怠下来,会很快被替代。更重要的是,演戏让我感到过瘾。”朱梓溶指着腿上青一块紫一看的伤疤说,这些都是排练时磕的,“有人问我,你们这么苦,为了什么,我觉得不管别人怎么说,在台上呈现的那一刻,我觉得是最满足的。”

蒋奇明(tom扮演者)

“从屏幕回归舞台,我很愿意。”

“蒋奇明,外面有两个迷妹等着你拍照呢。”采访期间,不时听到门外工作人员的呼喊,有人说长卷发的tom是最帅的长发男生,也有人说tom的返场互动是最“撩”人的,而对于这些评价,蒋奇明却冷静地回应道,“即便再单薄的角色,我也希望大家记住的是我的表演,传递的感情,而不是我互动中的‘撩’。”相比剧中浪荡不羁的酒吧歌手角色,蒋奇明本人就显得过于安静,90后的他说起话来也稍显稳重老成,“可能长得显老。”他笑着说,“台下的我确实不太爱说话,因为如果你生活上的状态和你舞台上的状态是一模一样的,那我觉得太累了。生活中需要安静,慢慢地去看所有东西。”与两位女主角不同的是,两位男主角都并非音乐剧专业出身。“我也很喜欢音乐剧这个形式。我本身很喜欢唱歌,但是我是学话剧出身的。演音乐剧的契机是之前我在话剧里面有唱歌。我喜欢演戏也喜欢唱歌,所以来尝试演音乐剧。”对于话剧和音乐剧的区别,蒋奇明认为主要是快感不同,“话剧让我高兴的是,整场连贯下来到最后,我对人物的呈现会让我特别高兴,演出的快感来自于整场演出过程。而音乐剧是某个片段让我觉得特别的嗨和爽。”记者注意到,和朱梓溶相似的是,从西装换成短裤的他,膝盖上布满大大小小的结痂。“剧中上蹿下跳的成果,因为我舞蹈不太灵活,所以只能生练。”

采访中,记者得知年轻的蒋奇明已经经历过多种演艺方向,电视剧、微电影、音乐剧、话剧他都有所尝试,而如今,他把重心全部放在舞台剧的表演上,“毕业后先拍了一年的电视剧,结果发现那不是我喜欢的生活状态,很不过瘾,于是我毅然决然地回到舞台,踏踏实实地做基本功。”他回忆,在拍电视剧时,经常碰到戏份不大的角色,早上六点起床,拍一场戏后就可以休息,等到第二天早上六点再去拍第二场戏,虽然轻省些,但足足两天时间却只能拍两场戏,“我就会反思为什要做这个事情,我宁愿挣少一点,也要每天汲取新的东西,从电视屏幕回到舞台,我很乐意。”他知道对于一个男演员来说,最重要的是积累,“我不想说别人找你拍戏的时候说你差点意思,我希望每一步更扎实一些,虽然会苦一点。”如今,经常会有多个剧组找上蒋奇明约戏,刚刚结束《谋杀歌谣》后他又要马不停蹄地赶到乌镇,再到上海,再回北京。“其实我觉得创作过程需要专注,如果有多个戏同时找我,我会推掉,顶多剩两个同时接。虽然舞台剧挣钱少,但我既然选择了就不应该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变成一个以数量衡量的活,那就没有必要了。”

刘同(Michael扮演者)

“用唱的方式讲故事,我很挑战。”

摘掉金丝边眼镜,换上宽松的T恤,剧中那个沉稳的诗歌博士的影子瞬间不见踪影,变成了开朗的邻家大男孩,刘同接受记者采访时言语活泼轻松,时不时还开起玩笑。《谋杀歌谣》是刘同的音乐剧处女作,之前他一直活跃在话剧舞台上。说到为何参演这部音乐剧时,他的答案也颇具戏剧性。原来,得知剧组招人的消息是来自一名粉丝的私信,“他把演员招募链接发给我,什么也没说,我点开一看,首部‘摇滚’音乐剧,因为大学组乐队的,‘摇滚’俩字吸引了我,觉得挺好玩,于是就来试了试。”刘同清楚地记得,填写报名时,他在备注一栏写到:从来没演过音乐剧,而且不识谱。他哈哈大笑着说,“后来阴差阳错就选上了我,而唱歌也成了我这部戏的难题。”他解释道,音乐剧中的唱歌和平时唱歌完全是两码事,需要用唱的方式去讲述故事,对他来说是个挑战。“音乐一起,我就不会演戏了。不由自主地就进入到唱歌的状态了,感觉手里面就有个麦克风,因为一般人唱歌的时候,也不会想着去用它说话。我能把歌唱好听,也能把台词念好,但是用唱来代替说,我有很长时间没掰过来这个事,直到现在有些地方感觉做的也不是很到位,还需要千锤百炼,慢慢打磨吧。”

通过这次的小试牛刀,刘同感觉,音乐剧不同于话剧之处在于音乐剧有固定的旋律和节奏在,它的情绪大多部分是通过音乐支持,所以演员在表演上有一个快速转换的过程,但不允许自己有酝酿情绪的时间和完成这个逻辑的时间。“音乐剧好玩的地方是,虽然是要唱,但戏还是要稍微剥离出来一些。这个就很好玩。”他说,既然走进了音乐剧的大门,打开了表演道路,“以后有机会肯定还会继续接音乐剧来演。”此前,朱梓溶透露,音乐剧中男演员十分稀缺,而刘同则称,在话剧舞台上恰恰相反,“话剧界,无论老戏骨还是年轻演员,很有实力的男演员大有人在。不过我不会把老本行丢了,重心还是会在话剧上。”此外,和其他人一样,面对国内舞台剧演员普遍挣得不多,需要东奔西跑接戏的状况,新婚的刘同觉得自己对家庭有所亏欠,“幸好得到家人的理解,干了这行,就是有优势有劣势,既然做自己喜欢的事,那要求就不要那么高了。”

北京晨报记者 郭丹

车棚膜结构

郑州打印机维修

温度冲击试验箱

管式螺旋输送机

友情链接